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法律服务 > 公证服务
对机动车车辆能否适用小额遗产继承程序的一点看法
发布日期:2020-09-01 10:47  来源:  
 
随着家庭经济水平提高和汽车制造业迅猛发展,普通家庭拥有一辆机动车辆已不再只是梦想。如今市场上存在大量物美价廉的机动车辆,在继承公证实务中也经常会遇到遗产价值低于五万元车辆。根据《安徽省公证协会关于办理小额遗产继承公证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安公协意见》)第二条,“本意见所称小额遗产是指自然人死亡后遗留的, 价值不超过人民币五万元的储蓄、基金、股票、有价证券、养老金、公积金、工资、企业年金补贴、金融产品及其它动产。”根据解释方法,其中第二条规定的其他动产应当解释为具有价值的票据。因此在实务过程中,对于机动车辆一般不适用小额遗产继承公证程序。笔者认为不妨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从程序正义角度分析。所谓程序正义,是指程序规则需符合大众的价值情感。法理学中,可以将价值分为自由、公平、秩序、效率等。这些价值往往在现实生活中产生交集,当这些价值存在冲突时,就会存在价值位阶问题。一般而言社会对公平的价值情感高于效率所以当公平与效率产生冲突时,应当优先考虑公平,但是当遗产数额越来越小,其公平价值就会逐渐降低,反而效率价值却会越来越高。当遗产数额达到某个临界点时,人们就不能忽视效率价值的存在。而这个临界点,《安公协意见》认为是伍万元,这也是小额遗产继承制度存在的法理基础。机动车辆能否适用小额遗产继承的问题,其法理判断的基础是相同的,当机动车辆的现存价值明显低于《安公协意见》第二条规定的伍万元标准时,笔者认为在程序正义角度上,此时机动车辆与“储蓄、基金、股票、有价证券、养老金、公积金、工资、企业年金补贴、金融产品”无异。
此次从物质的属性来看,实践中对于机动车辆能否适用小额遗产继承争议最多的地方在于机动车辆不易分割。虽然有价证券在民法上的物质属性同样存在争议,但是至少从外观形式上看,有价证券作为一种特殊的有体物物,可以很容易的分割,而机动车辆与有价证券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物的统一性:作为一体物,机动车辆难以在实践中分割,按照现有小额遗产继承公证表述,“申请人负责领取和保管,并依法通知其他继承人协商分割所领取和保管的款项”, 由此当继承人存在多人时,无法在实践做出实物分割,故有观点认为应将机动车辆排除在小额继承之外。但笔者认为机动车辆虽然相比有价证券具有难以分割的缺陷,但这并不阻碍当事人采取其他方式分割机动车辆的价值,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变价折现,其公证词依然是由申请人代为领取和妥善保管,并通知其他继承合理分配。其分配方式由申请人与其他继承人在其内部达成合意,以货币的形式分配遗产。如果继承人无法达成内部协议,也继续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矛盾,这样作并丝毫不会影响继承公证的效力。
此外从所有权移转特点看,可以分为要式移转物与略式移转物,有观点认为机动车车辆与不动产类似,都需要在车辆管理办理登记手续,因此在实务中不办理机动车登记手续,无法办理合法的车辆移转。但实际上,机动车辆与有价证券同样都属于略式移转物,机动车辆的所有权移转虽然不像货币一样适用占有即所有的规则,但是和其他记名类有价证券一样,都是以交付作为所有权移转的生效要件,而登记的目的只是一种权利公示的手段。因此,不能以机动车辆需要登记为由而认为不能适用小额继承公证。
再次,从财产的人合属性来看,机动车辆不具备公司法所规定的人合性特点,在办理继承公证时,无需考虑人合性,故可以适用小额遗产继承。
最后从小额继承公证程序规则的目的性角度分析。根据,中公协《关于<办理小额遗产继承公证的指导意见>的说明》,设立小额遗产继承的原则有两点,一是便利当事人原则。二是搁置争议原则。小额遗产继承公证程序目的是便利当事人,简化公证程序,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减少办证环节。因此在满足基本程序要求的同时,将机动车辆纳入小额遗产继承公证范畴,完全符合小额继承公证程序的目的,符合程序规则指定的目的性。
笔者认为,能否适用小额遗产继承公证程序的关键在于三点,一是符合价值位阶,即数额满足小额的条件,二是在实践上可以操作,即交付方式应当符合一般动产的交付条件。三是作为遗产的物不能包含人合性权利(例如合伙企业的股份等)。满足这三点条件的遗产,既能符合程序正义,又能保证实践操作,又符合程序的目的性。笔者认为满足以上基本条件的动产,不仅是机动车辆其他诸如知识产权等,只要申请人能够证明遗产的价值符合小额的条件,都可以适用小额继承公证。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